運動一定有風險,魔鬼藏在細節裡?(下)

前兩篇提了許多小故事,也許你會覺得眼花瞭亂,那是正常的。本系列最後一篇文章,會更直接的解釋訓練動作上的細節,整理最重要的觀念。

上篇文章(參考我的文章:運動一定有風險,魔鬼藏在細節裡?(中))講到沒有最好的動作,也沒有絕對不能做的動作。通常我們都會說不要過度挺腰,腰椎會受傷,也會影響呼吸模式,影響姿勢造成代償。不過,顯然太陽劇團的表演毫不在意拱腰這件事。你覺得,他們這樣做錯了嗎?

許多動作檢測系統都會有一項「軀幹旋轉」的評估,評估之下,最好兩側的動作是對稱的,不要相差太多。然而,划船比賽裡,每個選手手裡的槳,方向剛好一左一右,划船過程你可以看到很一致的軀幹不對稱旋轉。

不管是太陽劇團,還是划船選手,他們為了因應動作需求,讓身體結構產生變化,不斷適應。這些身體適應卻常常被臨床人員或教練視為不正常的代償。如果活動度對運動表現和身體健康這麼重要,那麼,Ehlers-Danlos症候群的小朋有肯定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運動員(結果當然不是)。

補充:Ehlers-Danlos症候群,俗稱鬆皮症,又稱橡皮人症候群。為一種先天結締組織遺傳病,其特徵是皮膚彈力過度,皮膚和血管脆弱,傷口癒合慢,關節活動度明顯增加。

健身產業有些東西之所以可以熱銷(甚至欺騙方式),很多時候都是因為我們太喜歡使用非黑即白的思考模式。比如,「壓力是好或不好?發炎是好或不好?」在醫學和運動訓練領域裡,壓力和發炎這兩個詞常被當作負面的字詞。可是我們都知道,如果沒有壓力、沒有發炎反應,身體無法進步,更不可能適應。

從生理學的角度來看,可以假設延遲性痠痛是最輕微的肌肉拉傷。我們必須承認,訓練就是不斷讓運動員受傷的過程。我們需要壓力才能有進步,需要發炎過程讓身體適應恢復。因此,壓力和發炎並不全然是負面字詞,不要再用二分法決定好壞,並且用巨觀、長時間的方式思考事情。

人會短視近利,運動員為了比賽成績很容易只注意當下的改變。把焦點從今天的變化,移到一週、一個月的改變。已經有文獻說明,觀察長時間訓練所造成的變化,比起在意短時間的變化,更有利於控制受傷風險。訓練帶來的負荷並不能讓自己變強,讓自己在刺激之後,擁有快速恢復的能力才是關鍵。

沒有人第一次深蹲就可以蹲很重,也沒有人敢練沒多久就挑戰大重量。循序漸進的訓練可以慢慢讓自己進步。換句話說,如果非賽期就休息,快比賽就拼命練,適應的時間不足,受傷機率會增加也不意外。當我們在網路上看到別人的訓練影片,就算完全不了解對方的背景,還是會有人批評對方的動作。

總是有人透過幾眼觀察,就認為對方的動作會受傷,認為訓練沒有效益。問題是我們不可能預測對方會不會受傷,就像你無法預測誰是下一個樂透得主(記得前面提過的千分之一受傷的那個人)。我們正好都是那個拿著樂透兌獎的人,只是在運動場上剛好相反,每一位運動員都希望自己不是那位受傷的幸運得主。就算贏得樂透的機率這麼低,還是很多人買,正如運動受傷風險再低,都還是會有人受傷。

告訴運動員說:「我們可以幫助你避免運動傷害。」

這是一個天大的謊言,卻不斷的在醫療環境、運動訓練裡上演。我們是臨床人員、教練,不是算命師,更不是風險管理師。就算我們對受傷機率瞭若指掌,只要你想玩這項運動,風險就會存在。身為臨床人員、教練,必須比運動員更清楚這件事。「只要劑量足,萬物皆有毒」,細節永遠在計畫裡每一個選擇的取捨,而如何取捨,與你如何思考有關,Peace。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